玉石雕神工奖
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叶兆锁的玉雕世界

时间: 2017/5/9 14:41:00

 

叶兆锁,安徽人氏,生于1984年,自幼喜爱艺术,早年从事木雕艺术,师从中国国家玉雕大师彭志勇,曾在上海玉恒堂艺术品有限公司学习玉石雕刻技艺,期间还得到过多名海派玉雕大师的指点,收益匪浅,使其技艺不断地得以提升,2006年他终于学成有果,成立了自己的玉雕工作室——玉锁堂。他的玉雕作品沿袭着中国传统玉雕的工艺基础,于艺术和工艺的结合,并融入了文人思想那种营造自我胸中丘壑的形态语言;他以中国文化为根基,运用当代审美艺术语言,表达出的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又反映着现代美感的玉雕艺术。

 

叶兆锁,海派玉雕新秀,但在玉雕行业里他却已经是小有名气了。他雕琢的童趣系列作品,虽衣着不一,形象各异,却憨态可掬、生动逼真、趣味多变。把童子的天真无邪,顽皮好动表露无遗。以勤奋为笔,用学习涵养人生之玉。

 

今天的玉雕艺术表现往往在于系统艺术训练后的专业实践,有扎实的美术基础、长期的工艺制作和超前的审美表达,叶兆锁虽不是科班出身,一开始入门的也不是玉雕行业,但可贵之处就是他的勤奋好学。他深知勤能补拙,凭借着对玉雕的那份执着与喜爱之心,花费了比普通人多几倍的时间,全新投入学习玉文化,熟练玉雕技艺。他的玉雕作品不光延续了原有的素材与内容,更注入了符合时代审美语言和吉祥寓意,扩展了作为艺术形式的玉雕视野,极大地丰富了玉雕的表现领域和价值空间,这也是叶兆锁在日积月累的积养和修为中体现出的综合知识与表现才华。

 

以创新为魂,用求索镌刻人生之玉。创新起源于传统,而高于传统,艺术起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作为叶兆锁的创作理念,是将传统吉祥题材与创新形象相结合。而玉雕童子是他最为擅长的人物题材。他在童趣雕刻创作上的发挥到了极致。

 

玉雕以童子为题材,有着深刻的含义。“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童子是人生之初,行为朴质无邪,坦荡自然,其实就是代表着返璞归真的境界和坦荡磊落的襟怀。玉雕童子,宋代作品恬淡之美,明代开怀之媚,清代生动之韵,近代有写实之风,是人们的精神产物,也是人们的艺术创作。叶兆锁所雕刻的童子造型多样,形体写实,或站、或立、或蹲、或跪、或卧等,除持莲荷外,还有多种动植物的组合,尤其是持如意等寓意吉祥、喜庆的题材作为主流。他的作品雕琢精致细腻,一丝不苟,每个角度、每个线条都经过仔细琢磨,不露刀痕和棱角。尤其对孩童脸部神情的刻画更为细腻到位,线条流畅,立体感十足。

 

玉雕执莲童子是叶兆锁作品中比较受大众喜爱的一款造型。对于这种造型,民间有多种称谓:执莲童子、持荷童子、磨喝乐、摩睺罗、莲孩、小玉人等。其实这和佛教流传的“鹿母莲花生子”故事有关。据《杂宝藏经》记载,故事大意是:很久以前,西域波罗奈国仙山上,一个名叫梵志的人经常在山石上小便。一只雌鹿舔食他的便溺而怀孕,生下一女。梵志将女儿收养。女儿长大成人后,被当时的国王娶为第二夫人,后怀眙,却生下一朵千叶莲花。第一夫人嫌其怪胎,将这莲花置入竹篮,扔到了河里,任其漂流。这时,乌耆延王率众在河下游,看见篮子便捞上来,打开后发现千叶莲花的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幼童。这些幼童被抚养成人,个个力大无比,都成了有用之才。于是民间就流传:小孩佩“持荷童子”,有健康成才之兆;成人佩之,则兆“连生贵子”。无论故事如何,这种手持荷叶的小玉人都是一种吉祥玉,其文化意蕴既长久又丰沛。而在叶兆锁看来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制玉人,有必要把现代人的审美观和价值观融入玉雕的创作设计中,若转变一下思考角度同样是持荷童子,把“荷”想为“和”谐音,也可以多一种寓意“和谐社会”。更贴近当代社会的一种没好的祈愿。

 

当然叶兆锁的玉雕艺术不单单只局限于人物,那些喜闻乐见动物,山水题材也是他的拿手,我见过他的阴刻作品梅兰竹菊玉牌,清新典雅,气韵非凡。梅兰竹菊四君子,千百年来以其清雅淡泊的品质,一直为世人所钟爱,成为一种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叶兆锁用阴刻的手法予以琢制,更见其清雅亮节!而他的动物件作品更是萌态可掬,寓意吉祥,让收藏者爱不释手。

 

现在的叶兆锁,用心经营着自己的玉雕事业,在业余时间仍然不断地在完善自我,他一直有个想法,就把各种玉雕技艺融会贯通在一起,或者自创一种新的雕刻技法。在此我们由衷的祝福他能达成所愿,为中国的玉雕艺术继续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