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雕神工奖
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论坛】​《玄元阐化》创作谈 ——海派玉雕大师王振峰

时间: 2017/5/9 14:34:00

《玄元阐化》创作谈

中国人把文化的重点放在人伦关系上,解决人与人之间怎样相处。基督教文化重的是天,讲的是“天学”;佛教讲的大部分是人死后的归宿,就算是“鬼学”;中国的文化讲的是“人学”看重的是人。西方人看重美,中国人更看重品;西方人喜欢玫瑰,因为它看起来美;中国人喜欢兰竹,并不是因为它看起来美,而是因为它们有品格;他们是人格的象征,是某种精神的表现。这种看重品的美学思想,是中国精神价值的表现,这样的精神价值是高贵的!

玉雕艺术,对于工匠、艺人和工艺师而言,要紧的不是创新,而是继承,不是别出心裁,而是技艺娴熟,之后才能发扬,直至到最后的创新!工艺品是一种手工制品,有很明显的“手艺性”或“技艺性”。一个工艺师,不管他是匠人还是大师,都首先是“手艺人”要有一门好手艺!没有“手艺”只有“创意”,是吃不了工艺这碗饭的,相反,只有手艺没有创意,也很难创作出艺术品来,作的最好也只能成为工艺师而已。如果要成为“大师”则多半还得有一手“绝活”,与众不同的创意,独特的处理手法,颤动心弦的美感和回味悠长的内涵!

中国道教是中华本土宗教,是祀奉多神的宗教,神灵不计其数,更有人形,兽行(四灵兽等),还有半人半兽形(二十八宿等)是根本无法画尽、塑造尽的,为我们的创作提供了无边无际的想象空间,我们现有的画作和造像实在是少之又少啦。在玉雕作品中以道教人物创作的手艺人更是非常少。我师父崔磊大师雕刻的《风调雨顺》、《雷公电母》、《散脂大将》等等,脍炙人口的佳作皆取材于此。受师父的教诲和戴敦邦先生画作的影响和对民族文化的喜爱,使我在创作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样一种情愫,做出表现道教精神的作品也就顺理成章啦。

受永乐宫壁画和法海寺壁画影响,我在塑造人物形象时更侧重于表现趋吉避凶、赏善罚恶、赐福納祥类的题材。

这块白玉本身相当完整,绺裂不多,整理成型后,发现在最该确定主题的位置有一道伤,关键要在怎么把伤去掉的基础上思考和创作,把我折磨的夜不能寐。最后定稿在肩膀上做了一只生动可爱的小兽,不但避免了裂更助长了天宫威严正义之势,后期制作完成后伤也全部去掉了,而且一点没影响整体效果。俏色部位做了一些似有似无、若影若现的魑魅魍魉,在被天宫感化后表现出,惊恐、畏惧、思考、喜悦、安详之态;道教有“五鬼运财”之说,把不好的事物阐化为造福于人的事物,本身就是一件功德。上边一块俏色,制作成一块符签,上书一聻,人死为鬼,鬼死后为聻,犹如人怕鬼一样。古人常书“聻”字贴于门上辟邪之用字。作品背面在原有基础上,简易处理为符合整体思想的装饰纹样,并书写下了吾心中祈愿: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祸不起、国富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各得其所!

我不懈追求,希望您能在我的作品中找到一丝精神的安慰和寄托,在您内心激起一圈美妙的涟漪,暂且忘却忧愁和烦恼,吾之愿也!

 

 

作品欣赏

  

《玄元阐化》(正面)

 

《玄元阐化》(反面) 

作品继承师傅崔磊的作品特色,以道教题材的文化内涵来构图创作。

画面中心雕道教天尊天官的形象,仙风道骨,正气凛然。用黑色皮色雕出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魑魅魍魉,在被天官感化后表现出惊恐、畏惧、思考、喜悦、安详的神情,并用俏色雕一圆牌,上书“聻”(jian)字,以辟邪镇恶,把趋吉避凶、赏善罚恶的主题表露无遗。

玉料在最该确定主题处有一道伤,作者巧妙地做成一只小兽,更突出天官威严正义之势。

《韦驮菩萨》

 

《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