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雕神工奖
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玉石创作中的些许感悟 ——范民广

时间: 2017/5/9 14:31:00

玉器之美是通过玉器的雕刻来实现的,只有通过雕刻来进行挖脏去绺,最后才能设计出漂亮的美玉来,另外通过不同程度的巧雕,玉石中天然俏色用好、用巧,以映衬不同的玉质之美。现代玉石的题材设计照样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母体,它们必须具有丰厚的内涵、自身优美的特性和人们赋予它们的独特品质。

用色彩来创造意境

传统玉雕的各种题材中动物题材是历史最悠久的,高古玉器中就可以发现不少猪、牛、蝉、鱼、龟等形象的玉雕艺术品,赋予了这些动物玉雕许多吉祥寓意和文化内涵,要创造好的玉雕作品就要创造出好的意境来,我们平常讲的某个玉雕作品很有“意味”、很有“韵味”或者说“蕴味很深”,其实指的就是意境。动物题材玉雕作品意境重要的是力求表达出动物自然憨态、生机勃勃的特征,尤其是在俏色上的运用,精准独到。若把玉石中天然俏色用好、用巧,那么雕刻出的作品,必然具有更高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如何运用好玉石中的天然俏色,雕刻出完美的艺术作品呢,这是值得深思与探讨的。

 

《封侯拜相》

创造好的意境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最触动我的是用色彩来创造意境。色彩虽然是抽象的,不能直接表达什么具体的形象,但它又是一种语言,传递艺术中的自然创造之美。在依料赋形的基础上,依色赋形,使作品形色相依,与自然形态绝妙吻合才富有情趣。俏色作品要分色清楚,用色忌混。玉石的天然颜色分布是千变万化的,色与色之间有对比关系,用色要注意对比强烈。绝妙的俏色作品,不仅仅分清颜色,对比强烈,更重要的是在依料赋形的基础上,依色赋形,使作品形色相依,与自然形态绝妙吻合才富有情趣,才是绝妙作品。在俏色的设计上,首先要考虑色料的厚薄,薄的用浅浮雕来处理,注意线条的勾勒;厚的要运用立体雕刻,增加作品的生动性。我个人更喜欢用皮色来做巧雕,发挥余地比较大。作品《龙龟》便是利用玉料上的皮色雕成龙龟的外壳,而后在皮色周围用细线勾出纹路,既保留了玉石最原始、又用最自然的状态同时又赋予了吉祥如意的美好寓意。

 

《貔貅》

好的玉雕作品是形象思维的产物。形在其中,意在深远,动物在自然界中随处可见原型,稍有不善,雕刻上的不到位,或动物结构处理不当立马就可以被看出来,所以动物题材的玉雕作品对于玉雕老师的基本功和技法要求颇高,尤其是把握动态中的动物,既要依照自然界中的动物为参照物,又要在艺术发挥上高于动物的本身,提升其美的元素,这种灵感必须仰赖雕刻家所掌握的扎实基本功和高度的美学提炼。

艺术本来就是一种创造,灵感更是一种创造的妙境,是创作的源泉和基础,当然,并非每个人每时每刻都能获得“灵感”,只有留心生活、感悟生活、日积月累,有了丰富的社会底蕴和生活底蕴,乃至知识底蕴,灵感才能闪现。 

“人与自然”的哲理内涵

从哲学的角度看,将情感和人格转化到自然之中,写出的不仅是客观的美景,而且是丰富的心灵与自然的人性。中国有句至理名言,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道出了琢玉的真谛。在中国文化中,“人与自然”的和谐也称作“天人合一”,“自然”不仅指非人为的天然的宇宙万物及其运动过程,也指思辨意义上的宇宙本体和事物的本质与本性。

 

《望天吼》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作为一个普通的玉雕艺人,艺术追求的心是没有止境的,有对玉石特殊的爱才能创作出有艺术境界的作品,通过作品才能坦然的表达着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和人生的态度。有了灵感,思维就会四通八达,左右逢源,想象力活跃而丰富,有一种创作的冲动力让人急不可待。其实在玉石雕刻中,雕刻兽件玉雕作品不是什么好差事,但凡是好的玉料都会先选择雕刻炉瓶、人件、花卉、鸟件,最后才轮到雕刻兽件。可我就喜欢雕刻动物,觉得它们充满了灵气,展现了我们所向往的真、善、美。作品《瑞兽》的诞生,则从生活中提炼的感悟和那份内涵沉静的美,还原生活给予的一切,是表达自己情感追求的最好体现。多留心生活,留心社会,奇妙的灵感便不再遥远了。 

任何艺术作品都应该有中心思想

黑格尔说过: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这是“美”的基本定义。艺术作品它的思想是要体现内在的东西,是体现艺术作品意义的重要标志,也是评判艺术作品或美术作品的意义与价值的重要尺度。作品的美不能就等同于作品的中心思想或主题思想。因为美不属于思想。思想是一种理念的东西,而美是感性的东西,两者不是同一个东西。

 

《福寿旺财》

一件玉雕之所以能称为玉雕,关键就在于玉雕浑厚、温润的特性。而雕刻玉石,就应该将所有的细节部分都完整的表现出来。假若过于简略线条或块面的表现,那作品与尚未雕琢的上乘玉石原料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更加整洁而以。作品《貔貅》便是将玉石的所有特征都容纳进来,意境还原真切,但又有一番禅道中的色相皆空返归自然味道。把貔貅张大嘴巴的面部表情和充满张力的肢体语言都仔仔细细、完完整整的表现出来,在这种创作思想指导下,因材施艺,进行取舍、雕琢、磨制等一系列精到的加工,使自然美的“奇”与人工美的“巧”,自然地结合起来,实现原定的创作设想。追求写实,将动物每个身体部位都清楚地表现出来,有时连口中的牙齿也刻画得颗颗分明,同时又保留白玉柔和的线条和温润的手感。偶尔,也会为了增加艺术效果,会借鉴抽象的手法来表现动物的耳朵或是爪子等。

“只靠学来的熟练绝不能产生一种有生命的艺术作品。”艺术只有创新才有出路。把握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与现代审美的结合,才能创新性地展现中国玉文化的博大精深。但是,由于玉石的质地、纹理和颜色的不同,很有可能表现不了题材的神韵,同时也破坏了原玉石的神韵坚持“神合则工,神离则弃”的玉雕原则,一件玉雕作品思想内涵的力度或深度,它或许表现得很强烈或很鲜明或许表现得很隐晦或很含糊。每一件玉雕作品的诞生,不仅仅是要表现美感的享受,而是让欣赏者更有人文精神与思想内涵方面的启迪与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