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雕神工奖
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玉雕艺术的不懈追寻者——白骑通

时间: 2017/5/8 16:19:00

 

《天宫一号》

于是,《天宫一号》顺理成章地获得了2013中国玉石雕神工奖金奖,人们也记住了《天宫一号》的作者,一个深具才华的青年俊彦白骑通。

寻找心中的艺术

白骑通1983年生于陕西省汉中市,从小就喜欢美术与雕刻。2007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西安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七大古都之一,兵马俑及碑林等闻名世界的文化古迹,使白骑通深受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的熏陶。在校期间,他曾获得两次一等奖学金,还获得“优秀党员”和“优秀毕业生”等称号。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专业学习中,大学四年,白骑通只回过两次家。因长期刻苦学艺,他手上伤痕累累,也练就了过硬的基本功。

在创作上,他体现出与众不同的过人理念与识见。当同学们都热衷于古代人物雕刻的毕业设计时,他却“叛逆”地完成了当代人物“痞子王塑”的创作;当别人还在探讨什么场合摆什么雕塑时,他已开始想着怎样让雕塑“活”起来,做真正能感染人和与人互动的雕塑。也就是说在大学期间,凭着对雕塑艺术的酷爱,他已开始探索心中的雕塑艺术的标准。在老师西安美院雕塑系主任、雕塑家陈云岗和系副主任、雕塑家王志刚的培养帮助下,他立下当一名职业雕塑艺术家的理想。

大学毕业后,白骑通被分配到博物馆工作,从事文物的修复与复制。后又到河南省从事玉雕创作。当时,玉雕界出现了一种倾向,人们对玉雕作品商业价值的追逐,远远超过对其文化价值的认同,千百年前古人的作品仍在绵绵不绝地复制,陈陈相因,陷入图解化的泥淖。庸俗的口彩化导向,使玉雕作品失去了文化艺术的灵魂。对此,白骑通心中十分困惑,思想陷入了彷徨。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些只是商品,而不是艺术品,要找到心中的艺术,路在何方?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同学在上海开设了一家艺术中心,邀请他到上海从事玉雕创作。来到国际大都市上海,那种古今相融、中外结合、海纳百川、充满开拓创新精神的创作气氛一下吸引了他。他又参展了很多玉雕展览,那些充满创意、充满文化意蕴的玉雕作品使他精神为之一振,原来玉雕完全应该也可以成为流传玉坛的艺术精品,为人类的艺术品宝库增添瑰宝。国际大都市的清新海风使一颗酷爱艺术的心一下子苏醒过来,白骑通如沐春风、如淋甘露,他找到了一条该走的雕刻艺术之路。

《05—08年的我》

为了抒发当时的惊喜之情,白骑通用铸铁焊制了自己的雕像:《05—08年的我》。画面上,百米冲刺的白骑通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张嘴欢呼着玉雕新世界的到来。如钢针般根根直立的头发,表达出心潮难平的激动之情。百米冲刺的姿态是个宣言:我,白骑通,要为创建玉雕艺术新世界贡献一份力量,我要加速了!

从此,在玉雕艺术的探索上,白骑通走上了快车道。他要用自己的作品来证明自身的价值,以自己作品的存在方式去追寻和证明玉雕艺术真正的精神文化意义。他要建构起一种真正自主型的创作生态,在中国深厚文化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开拓与创新,实现玉雕语言与生命意义的交融。他从泥采形而上的美学哲学中受到启示,把“艺术是生命真正的使命”作为座右铭。白骑通要建立起具有当代审美意象的个性化玉雕创作,并与人们的生命体验引起共鸣,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白骑通的玉雕创作也证明着他寻找到的心中的艺术。

拨动时代的韵律

在传承发展传统文化的同时,白骑通在创作中融入当代审美理念,反映时代风貌,这是他玉雕创作的一大特色,也表达了一个玉雕工作者的时代责任感。

白骑通对中外艺术有着清晰的比较,他认为,外国艺术是往前看的,许多是未来的题材;中国艺术是往后看,很多题材是古代的重复。玉雕创作不面向当代,面向未来,就会影响发展的脚步。

我们在本文开头提到的《天宫一号》就是面向当代,面向未来的杰作。事实上,《天宫一号》是作者天宫系列4件作品的第二件,因我国在2011年成功发射了“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所以白骑通把原来是第二件的作品题名《天宫一号》提前发表。

令人赞叹的是,天宫系列作品,在我国发射“天宫一号”前已经有了构思设计。第一件作品是《地球》。作者精选了表皮像陨石的球体形南红雕琢地球的美景,但这已是很脆弱的美。由于生态破坏的严重,地球担负着不能承受之重。作者还利用玉料的绺裂来表示地球的伤疤。作者大声疾呼:地球只有一个支点了,再损坏下去,地球将要毁灭。

第三件作品是《月宫》。在美好的月亮世界里,嫦娥在沐浴,桂树在飘香,蟾蜍在鸣叫,寄托了人类美好的愿望。第四件作品扩展到太空星系,银河中大大小小的星球。在一些较大的星球上,将会建立起人类美好的家园。

多么瑰丽的想象!多么大胆的创造!真是“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有种“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气概。这种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当代玉雕题材的精品,在玉界实在是难得一见!

 

《食语》

说到白骑通在这方面的代表作,还需提到《食语》。作品正面,是上层酥皮、夹着芝士和生菜的汉堡,18个孩子争先恐后地品尝着香喷喷的美味,象征着一些青年人片面崇拜西方文化的社会现象。作品背面,则是惊心动魄的场景:插着星条旗的两艘军舰,正尖船利炮以待。这件胆识过人的玉雕作品警示人们:不能全盘接受西方文化,应在批判接受的同时,全力发扬国有文化,警惕可能的文化入侵。这已不仅是“食语“的题材,而是对祖国前途的一种人文关怀,难能可贵。

作者就是这样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利用敏锐而睿智的当代视野,创作出许多充满艺术魅力的玉雕精品佳作,为心中的艺术迈出了扎实的脚步!

探索独特的风格

科班出身的白骑通深深懂得,一种艺术形式的成熟,必须形成各种流派,而流派的最大特征,就是鲜明的风格。海派玉雕也不例外。所以,要推动海派玉雕的快速发展,海派玉雕的成名大师及后起之秀必须形成独特的风格,海派玉雕事业才能长盛不衰。在这种有益的探索中,他的两位师傅:人称“中国翡翠第一人”的王俊懿大师和人称“玉雕教父”的倪伟滨大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白骑通深谙此中的道理,一直在探索着个人的风格特色。他曾到武则天母亲墓顺陵游览,当他第一眼看到镇墓兽石狮时,被那种慑人心魄的气概所震撼。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泱泱大国的象征,是盛唐之音的大国风范。反观故宫门前的石狮子,安稳、平和,已没有了大国的霸气,说明清代在文化上的自信力已不足。受此启发,白骑通创作了许多反映盛世风貌的、具有时代当下性的精品力作,这是白骑通玉雕作品的显著特色。

 

《千年后的怪相》

除此之外,白骑通的玉雕作品还有许多鲜明特色。一是中外融合,借鉴许多优秀的西方雕塑元素。作为雕塑系的优秀毕业生,他的强项是人像、人体雕塑。而这些人物雕塑,表达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形神兼备是真正感染人和能与人互动的“活”的作品。人称“外科整形专家——白大夫”。他的代表作《千年后的怪相》,用当代艺术手法夸张地表现了十八罗汉的形象。这组头大身小、古灵精怪的罗汉,正在互相做着推心置腹的对话,虽姿态各异、表情不同,但都在营造一个和谐的气氛,让我们似乎看到一个时代政通人和的局面。这种借鉴于西方雕塑的特有能力,在白骑通的圆雕、高浮雕、浮雕等人物作品中,如佛像和童子等,都体现得非常突出。同时,他将西方雕塑的深度、量感、光影、角度等手法,运用到玉雕创作中来,取得了很强的艺术效果。

《子不爱金蝉》

白骑通玉雕创作的又一个特色,是充分彰显玉质之美。小白对玉满怀深厚的感情。他说:我几乎做过各种材质的雕塑,但任何材质都无法与玉相比,玉是深入到人的内心的。他的代表作《子不爱金蟾》,是充满创意之作。金蟾象征金钱,几乎所有表现金蟾的作品主题都是希望招财进宝,富贵发财。这本无可厚非。但白骑通却别出机杼,描绘一群孩子沉浸在嬉戏的欢乐天地中,是一种纯粹可爱的童真,所以,一直受宠的金蟾也感到孤独郁闷,现出玉雕作品中从未有过的倒趴状。作者要告诉人们的是:玉雕艺术是艺术,容不得任何功利。这里重点要说的是,表现作品主题的一群孩子,不仅雕工精湛,形象传神,而且是用高档和田玉制成,突出了玉料的温柔润泽、洁白晶莹、色理润美,有一种“圆润”之美,更显出一群孩子的纯真无邪,活泼可爱。同时引申开去,说明玉雕艺术也不允许掺杂功利和私念,颇富启迪意义。《佛心》和《子爱金蟾》等作品也是简约、精致,妙用玉质的代表作。

《子爱金蟾》

突出玉质温润圆融之美,往往是和妙用俏色结合在一起的。白骑通又一件获得2013中国玉石雕神工奖金奖的作品《法》,是用南红中的红白料做成的,且一面为白,一面为红。白色一面雕大威德金刚,头发直立,眉有怒纹,性似裂火,巨型大口似可吞食三界,使人见而生畏。威慑作恶者不敢为非作歹,侵袭众生。红色一面雕慈祥佛首,劝人向善,普度众生。锦红玉质温润细腻、浑厚圆融,外皮有玻璃色浆,似闪着佛性的光辉,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这方面的佳作还有《性》、《生命的历程》。

 

《法》

白骑通对玉料的运用,常有化腐朽为神奇之笔。如《一群猴》,一只表情慈爱的猴妈妈正精心呵护着怀里的孩子。小猴探出脑袋,睁眼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上藤摘桃,抓耳挠腮,上蹿下跳,其乐融融。而刚出生不久的小猴正是用白色浆料雕成的,和刚出生的猴宝宝毛色极为相似,表现了小猴子的孱弱可爱,也表现了动物间的温情和母爱,师法自然,回归自然,很是感人。

《一群猴》

白骑通有时对玉料的使用,达到了透析肌理的境界。他创作的《人生果》,用光一照,活生生地出现了一幅婴儿发育图,婴儿蜷曲,身上血脉相连,脐带清晰,真可用神奇一词来形容。

白骑通玉雕艺术的又一大特点,是系列化的创作。他从绘画大师毕加索、梵·高、莫奈处得到启示,把系列化绘画运用到玉雕创作中来。

他用3件三彩翡翠设计的《春江水暖》系列,刻画了“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诗意境界。第一件作品:一只公鸭悠然而欢快地在前面畅游,抖动的水花和回眸的表情,呈现出对母鸭和小鸭的关怀。第二件作品:一只母鸭前进中还不忘用翅膀和母体护翼着4只小鸭子,而两只顽皮的小鸭子试图从母亲的翅膀下挣脱出来,去捕捉旅途的浪花中跳出来的小鱼。第三件作品:一只快成年的小鸭子在旅途中看到自己的玩物——荷叶上趴着的小青蛙,扑扇着小翅膀追逐起来。

 

《春江水暖》

这是多么感人的天趣图!整个画面跃动着活泼泼的生命,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而珍贵的三彩翡翠的鲜艳色彩,描绘出“万紫千红总是春”的浓浓春意,是对春的礼赞,是对生命的礼赞,也是对艺术的礼赞!

系列化作品的创作,对高档玉料日益稀缺的玉界来说,是具有现实意义的有益探索。玉是不能再生的,高端大块的和田玉料和翡翠越来越少,但组合体的创作,能小中见大,通过玉雕作品有机整体之一的底座组合起来,就能构成宏大的整体画面,表达出作者的完整思想,且更灵活、更富有表现力,潜力是很大的,不可低估。

应该说,白骑通在玉雕创作上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他仍在不懈努力着。他要完成“天宫系列”4件作品,争取在2014中国玉石雕神工奖上完整展出。针对中国缺少女性玉雕首饰的现状,他要创作女性喜爱的玉雕系列作品。他要以新的理念,以玉猪龙为题材,创作出4件套《龙宝宝》系列作品,并以全新的佛教教义的阐释,创作九件套的《借花献佛》系列产品。他对传统题材进行了审视,如“四大美女”题材的创作,不应仅停留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女层面上,而应以4位中国女性承载的历史重负、改变时代命运的角度来加以诠释,甚至可用纪念碑的形式来表示…….。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向白骑通工作室为何起名“沁白”二字。他说,“沁”是“沁色”,“白”是自己的姓。他要象经受百年乃至几千年浸润而形成的玉器沁色那样,全身心地浸润玉雕艺术的肌理中去,不懈地探索玉雕艺术的真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玉雕艺术精品,为玉雕艺术的发展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