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雕神工奖
微信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当代玉石雕刻设计制作的独特性——黄罕勇

时间: 2017/5/8 16:18:00

玉石原料的独特性

玉石是十分珍贵的天然材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珍贵。观察玉石外观形状、颜色、玉质和绺裂实际上是一个触境的过程,每一块璞玉都有它们自己特有的性质,有自己的大小、形状、颜色、透明度、绺裂等特征,这些特征就是一种人工雕琢的自然景物。

玉既是上古祭祀神帝先祖天地的珍贵祭品,又是古代君臣相见所持的表现等级身份的祥瑞信物,还被公认为化解矛盾、实现和平的象征。可以说,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玉自古以来就是至纯、至尊,无限美好的珍品,是超越了玉的物质形态又饱含了中国人无限赞美、无限钦敬的极为特殊的感情物,因而玉被用来比喻美德。俗话说得好“人养玉,玉养人。”玉是有灵性的,人触摸越多,它就会变得越光滑,越晶莹剔透。玉石加工而成的玉器工艺品不仅能美化、装饰人们的生活,而且与原材料的稀罕性相关联,它又是一种财富的载体,随着时代的变迁,其财富价值将迅速增加;作为珍贵文物,记载着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因而更被人们视为珍宝,倍受人们的重视和钟爱,是竞相收藏的对象。中国有句俗话“黄金有价,玉无价”。玉的圆润、光滑,细腻是其他任何石头所不能比拟的。平常我们所见到的玛瑙、绿松石、孔雀石等等都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玉,而只能称其为玉石。人们一般是习惯从质地、硬度、透明度、比重和颜色五个方面来判断玉石的品质的。一般来说玉石的质地指的是玉石的细密温泽程度。硬度是指玉石抗外来作用力的能力。透明度说的是玉石对光的吸收作用,由于所吸收的光量不同,玉石有不同程度的透明度,透明度好的叫“水头足”、“地子灵”或“坑灵”;透明度差的则叫“没水头”、“地子问”或“闷坑”。此外每一种玉石都有自己的比重,玉石的原石是非金属矿物,比重并不大,比重大的玉石其密度和硬度也比较大。所以比重在对玉石的原石进行鉴定时,具有重要意义。

 

古书《说文》记载,所谓玉,就是“石之美者”。玉的颜色有草绿、葱绿、墨绿、灰白、乳白色,色调深沉柔和,形成一种特有的温润光滑的色彩。玉石迷人、漂亮的颜色也是我们人类钟爱它的重要条件。有的是鲜艳的单色,有的是绚丽多彩的多色,颜色分为本色、杂色、其他色、脏色、旺色、俏色等不同颜色,在品种繁多的玉石中,五光十色的颜色是至关重要的。哪怕是颜色上有微小的差异,都可以成十倍、成百倍地影响宝石和玉石的审美价值。

 

玉石雕刻设计的独特性

中国玉器源远流长,把拣到的美石制成装饰品,打扮自己,美化生活,从此揭开了中国玉文化的序幕,至今已有几千年的辉煌历史,中国玉器从一开始,就带着诸多神秘的色彩。

 

由于历代玉材的不同,琢玉工具和琢玉技巧的不同,加上审美情趣和风俗习惯的不同,玉器的用途和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每个时期玉器的造型及主题风格也是各不相同的。从良渚、红山古玉多出自大中型墓葬分析,新石器时代玉器除祭天祀地,陪葬殓尸等几种用途外,还有辟邪,象征着权力、财富、贵贱等。玉已深深地融合在中国传统文化与礼俗中,充当着特殊的角色,发挥着其他工艺美术品不能替代的作用,带着政治的、宗教的、道德的、价值的烙印,蒙上了一层使人难以揭开的神秘面纱。

玉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成为君子德行操守的化身和社会道德的象征物,君子比德于玉。“言念君子,温润如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等。同时,在宗教方面用玉制作礼仪祭祀之器,成为沟通世俗人间与祖先神灵的法物。《周礼》中规定,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伯执躬圭、子执谷圭,男执蒲壁。这一切,为人们尊玉、崇玉、爱玉、敬玉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柱,并直接影响到民间的广大基层群众视玉为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的最高标准,以及美的参照物,“玉”字在古人心目中是一个美好、高尚的字眼,说明玉的天然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可谓之“美玉可遇而不可求,可一不可再”。表示玉的经济价值为它物所不及,可谓之“黄金有价玉无价,藏金不如藏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正是玉美的“人化”,它象征高尚的人格,君子的气节,优秀的品德,以及生活的理想,玉的美在深化着人的灵魂。

 

玉石雕琢必须以玉料为基准,寻找与之适应的题材,并力求显现玉石本身的自然美,努力发现玉石蕴藏的价值,提高玉石的利用率,从而创造精美的玉器作品。雕琢之前要多观察玉料,这样可以减少工时和避免浪费玉料,并寻找出与之相适应的雕琢题材。一件完美的玉雕作品,除了玉本身玉质美之外,造型美也十分的重要,并且十分的讲究造型与玉协调。当我们的眼睛接触到玉石这一自然景物时,要进行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发现其中的美点和缺点,要充分利用它的美点,摈弃缺点,通过心灵的加工,对景物进行取舍,而后组织成一幅新的图画。造型设计过程中考虑如何避开裂纹与杂质,巧妙地运用俏色等等各个方面,要考虑玉的韧性、脆性、硬度、裂纹发育情况,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最终雕刻出来的玉雕作品能够成功。构思设计不仅仅是在开始创作前的设计,在玉雕创作过程中到结束,玉雕的构思贯穿始终。要根据实际情况,随时地更改起先的设计稿。

玉雕是人们利用玉石这种特殊的雕刻材料,通过对玉石形体、颜色和质地的观察,然后设计和构思出要雕琢的形象,雕琢前用笔墨直接在玉石上绘制事先设计好的造型和图案,或者在雕琢的过程中,把局部的细节仔细地描绘出来。只要设计稿在玉石上完整地描绘出来后,就可以真正开始雕刻了。最后经过琢磨等精细加工,将玉石变成玉器,借以表达创作者对世界对人生的感悟的艺术。每一件玉雕作品的身后都凝结了玉雕师的汗水与智慧,每一件玉雕作品都显得那么的精美,那么的令人惊叹,这与玉雕工艺中的构思设计有着很大的关系,只有好的构思设计,才能为一块玉石最后成为精美的玉雕作品打下基础保障。

可以说每一块玉料都有其本身之意,本身之境,只有天才的艺术家才能发现其中奥妙,才能根据自己长期的艺术实践,将自己内在的意与境和玉石本身的意与境相结合,从而用自己的艺术思想和艺术技巧在雕琢的玉器中表现出来,使之成为具体的可以提供人们欣赏的艺术珍品。一件玉雕作品的好坏,主要看其是否有意境。雕琢是否精湛,颜色是否用得俏,题材是否恰当,造型是否完美,要从玉雕作品的玉质、色彩、题材、造型等方面来判断其艺术价值。

 

玉石作品制作的独特性

玉石是不可再生的物质,具有不可复制性,不可预见性的特点,玉石雕刻摆件工艺,基本上都是孤本,是无法复制的艺术品。最主要的原因是玉石的外形、色彩、纹理、裂纹、以及玉石的质地各不相同而造成的。创作设计、工艺制作的特殊性、复杂性、和其他的工艺品相比,难度更大。是一门最难掌握的工艺技术。巧色、押裂是玉雕中最重要的技术要求,是决定一件玉雕作品好坏的重要因素。石形、石色、裂纹的不断变化令设计初衷的改变、题材的改变以及作品外观造型、空间感一个合理的布局,在玉雕的制作过程中时不时会发生。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想要完美地雕琢好一件作品,就要花费比旁人更多的心思,反复的设计、反复的制作。玉石雕刻因为工艺的特殊性,在作品的构思设计的过程中,不但要表现主题,还要突出玉石的石性,石质的透性,做到玲珑剔透,才能体会到玉雕艺术的品味。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玉器的最终价值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雕刻工艺水平上,假如说,玉质本身好坏决定了玉器价格的六成,那么另外的因素中,雕刻最少要占三成,甚至最终决定一件玉器的成败:一个粗劣的雕工,肯定连玉料的价格也收不回了。

 

自古以来,玉石雕刻必须将创作理念和制作过程相结合,做到思行合一,经过巧妙构思的、严谨的构图,采用圆雕、浮雕、镂空雕等多种雕刻技巧将玉石原料完美地塑造出具有丰富内涵的主题意境,在确定主题后,为了使作品具备逼真生动的意境,这就要求必须了解相关题材的文学资料,并经过深刻理解形成自己的一番感悟,方敢落笔设计。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料的天然美,又能充分表现主题与情景相结合的多层次画面,做到布局严谨、结构紧凑、形成儒雅大气、意境深邃的独特风格的艺术作品,将丰盈饱满的文化内涵展现在人们面前,达到人、情、境三者合一的高度,增加玉雕作品的艺术魅力和生命力。

玉石雕刻本身就是一门减法艺术,不可避免地要琢掉许多玉料,所以在创作中尝试着减少镂空雕深层次消减玉料,同时又能保证玉雕作品在人们视觉中的立体感不变,通过对局部细节的精妙设计,控制光源的反射角度,使玉料的白度、颜色尽可能地展露出精美的一面。

从现实生活中获取创作灵感和创作原型,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玉石雕刻的创作过程要“师法自然”,创作源于生活,自然界的每一件事物都能触动着我们的每一条艺术神经。创新是艺术的生命,没有推陈出新,艺术的生命也就会停止,这也就是艺术家与工匠的根本区别。

 

现代人和古人的玉雕理念

人类由懵懂无知,到能对事物产生朦胧的美感,从使用粗陋笨重的旧石器,到能够做出精巧别致的细石器甚至磨制石器,从用粗制滥造的锤击法直接砸出石器工具,到采用特殊工具间接地进行打击、钻孔、琢磨等制玉工艺,这些都反映了石器制作的客观进程,正是这一进程才逐步地孕育了中国古代玉器的出现。红山文化玉器大多是以动物型玉器和圆形玉器为主的装饰品,通体多为素面。在继承前代玉器风格的基础之上,商代玉器制作规模远远超过前一时期,造型、纹饰和制作技巧上取得了重大突破,选料、造型、制作技巧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不仅熟练掌握了勾撤法、钻孔、管钻和抛光等技术,而且还普遍地运用线锯、压刻等较为先进和难度高的技法,并能熟练地将浅刻、浮雕、圆雕、透雕融合在一起,从而大大增加了视觉立体感。另外这一时期玉器的另一个重大贡献就是继承和发展了立体圆雕人像及各种动物形象,使玉器从平面走向立体,从简单装饰器向复杂陈列器迈进了一大步。

汉代时期的玉器摈弃传统礼制观念的束缚,挣脱了宗教、礼仪观念所制定的规律性禁锢,表现个性化、追求其艺术价值的更高境界。品种、风格、精湛的雕琢技艺、新颖的设计构思、独特的造型艺术都标志着中国古代玉器开始走向新的高峰。唐代玉器数量虽然不多,但从质量上来看,却令人不得不发出“件件是精品”的感慨。

清代的玉器是在我国传统民间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吸收了历代玉器的长处,又有新的创新和发展,极大地丰富了我国的玉器技术。

纵观玉器的发展,绝大部分在题材选择和设计、工艺等方面都是追寻历史的单线传承,泛泛地表现玉文化,要么是“福禄喜寿”,花、鸟、鱼、虫,要么就是佛像、观音、神仙、仕女。缺乏与时俱进的理念与其他玉雕艺术门派进行优化嫁接的精品,与现代人群消费的结合度脱节,因而造成既有继承又有现实创新的精品极少,使得观赏、把玩、珍藏的精品市场快要成为“无米之市”。

只有通过时代积累、继承、创造才能不断向前发展,继承不单单意味着接受上一辈授予的知识技能,还在于它的创新,其实这些知识技能是无数祖辈通过创新所积累的知识技能的总和。从脱胎于石器制作而在石器衰落消亡几千年后仍然保持着蒸蒸日上的发展趋势,正是得益于历代琢玉工匠们都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的不断创新和发展,造就了中国玉器数千年的辉煌。因此,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的不懈动力。玉雕行业要想立足于传统基础上的自主创新和发展,必须努力运用现在已经成熟的技术向玉器艺术高度进军,向玉器用途的广泛性上进军,开发新产品,提高玉器为现代生活服务的能力,玉雕行业的发展之路必将一片光明。